魔都怪谈

~~乌冬和REV的婚房~~

生而为人,对不起

REV去北欧(摸鱼)去了,真是好,可以名正言顺的偷懒。忽然就想到我曾也跟她讲这个博客我是打算每日一更当日记的。
之前病过一次,也就松散了其实并没有懒散的本意,该来的总是要来的,每年这节气都病着倒是省了害怕的气力。
日子过的无聊了,想的也多了,奈何年纪也大了,以前觉得顶不幸的,现在也渐渐的淡了,想着想着也就作罢了,稍微复杂一点的都早就没有气力去推究了。
总以为人平凡卑微到我这里,最大的能耐不过就是等待了
其实不是的,等待是天底下最恶毒的东西,求,求不得,但不给你死心,慢慢的磨着你
以后的变数又有谁晓得呢?于是继续等,终究是敌不过时间
即便是等到了又怎样?福薄命浅总不会是如意的,或是错了时间,或是错了心境,或者等待的本身就是错误,又有谁晓得。
我的智齿似乎没有长好,微微的大概是有些外翻,尖尖的棱角抵着口腔内壁,生疼。若是拔了,一来拔起来很艰难而疼痛我大概没有忍受的办法,二来容易引起松动。所以依旧是疼。
人大概都是如此,什么东西握在手里的时候便气定神闲不闻不问,丢弃了才发现其实这也是珍贵的仅此一件。若那人回头来寻,一次答应,那便是贱,两次便是贱透,到了第三次,再不死心答应了,那岂不是要自挖双眼的蠢事,简直是贱中之贱了。天朗日清,和风送闲,我也是个俗子,撞得头破血流了,还是晓得要回头的。其实我也没有多蠢,不过是比你们迟钝一点。
有些事情一点也不有趣,说出去大概也只讨人嫌罢了,也坏了别人的心境,其实还是有些想讲的,但是又何奈呢。
命这种东西,不信的话又能怎么样呢?不信的话就可以改变了吗?
每一个扭曲的在被侮辱被嘲讽之前那个又不是善良美好的呢,也许一时无两,也讲不定啊。。。


能静下心来倒也是不错的,看了些书,只要不是正经事我都愿意去做的。。。以前写字的人真是让人惊叹,那些以写字为生亦或生为写字的人着实的可以打动人心。现在是没有了,一个又一个我们愿意看到的黄金年代,它们的荣光也早已褪去了,剩下的锈迹斑斑的,非得有些人用虚妄的浮华去掩盖,蜡做的翅膀也妄断的去追寻太阳,实在是令人唏嘘。那时候的人写出来的句子,独自默默的念出来,中文真是好的没有边界了,舌头在口腔里打转抵住了牙齿,那简直是黄金和象牙造的,我那么卑微愚蠢的都简直能够舌绽兰花似的,每每还能够想起来,这真是美好的事情。

我的一个朋友,大概是在去北欧的飞机上,讷讷的坐在那里,她是那么说的,他那么迎着面的走过来,典型的北欧人长相,金头发蓝眼睛,英俊的如同画册里走出来的美男子,浑身散发着光似的,漂亮的让人惊叹。我大抵能想出他的样子,一定是细瘦的四肢,漂亮的眼睛,手指细长,嘴唇削薄唇线分明,长的清冷但孩子气,身上有云的味道。。。她就偏爱这一类的美少年,我也喜欢的。她怦然心动的想那人大概是要坐在她旁边的位子吧,偷偷的望着他,心默默的期待着,手心微微出汗。他就那么走了过去,在不知道是哪里的属于他的位子坐定了,于是她的艳遇结束了。

前几天出去的时候居然看到了有那个样子的音乐盒的芯子在卖,那个店员很热情,所以随口就问了有没有“茱莉亚”这曲子,她大概是有些觉得奇怪于是告诉我这是韩国货所以做的很好的云云,现在似乎什么都以沾着韩国为荣,可惜我并没有喜欢那个国家的理由,于是倒了胃口。明明就是我在无理取闹,还说的好像是别人的错似的。那个调子是君をのせて ,好听极了,也许我是应该买下来的。

再一次看了 松子被嫌弃的一生 ,虽然也许并不是最好的,但是如果有人想看什么的话这却是最想推荐的,我的只言片语大概也只是对他的侮辱罢,这的确是一部理想型的电影。我们的暑假居然有3个半月,真是叫人失落。。。
生而为人,对不起
这是 七鬼神 本的sample(大概)吧。。。笑。。。
七鬼神~~
这是刚夏天的时候。。。也不知怎么的就画了的,那个时候终于把在电脑里存在很久的狗血解压了。。。结果我这个看着攻略打的人这次,只看了攻略= =囧,我真是懒到令人发指了,叹气
狗血~~

这个大概是还要早些时候,其实是想画亚细亚组的女体来着,扶额,那个时候的确鸡血过。。。女体~~


乌冬 | 留言:0 | 引用:0 |
<<the Midnight Sun of Scandinavia | 主页 | EVERSLEEPING>>

留言

发表留言













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
| 主页 |